1. 科技服务评价公共平台首页
  2. 行业资讯

科技人才的社会评价应丰富多元

日前,《光明日报》在头版刊登了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学者欧阳钟灿院士致编辑部的信。这封信是针对《光明日报》近来刊发的《源头创新解决“卡脖子”技术难题——一名工科教师翻越成果产业化“四座大山”的启示》《几十万件高价值专利在“沉睡” 工科院校评教授能否突出成果转化这项》等一系列报道有感而发。欧阳钟灿院士以自己所为所见,直指“当前科技界人才评价体系僵化单一”的弊端,也直言那些在各领域作出贡献者“理应得到更高评价”。

“人才评价体系僵化单一”,对当下科技人才评价体系而言,可谓一针见血。其实,岂止是科技领域的“人才评价体系僵化单一”,环顾周遭,人们不难发现,除了科技人才评价体系之外的其他社会评价体系也不乏此弊。经济繁荣了,社会发展了,生活丰富了,但许多方面的社会评价体系却仍然单调而稀缺。所得成就与社会评价不相称,这使创造了繁荣的人们越发感到困惑和无奈。

有道是“人活一张脸”。这里所谓的“脸”,在一定意义上讲就是社会评价。“人活一张脸”,揭示了人们超出生存需求以外的更高需求。人们想事情干事业,固然是为了生存,但在解决了温饱问题的社会里,人们所从事“活计”的社会性越高,得到的相应社会评价就应该越高,由此这些“活计”的价值也就越高。如果人们所做事情、所干事业的社会性日益提高,而社会评价及其体系一成不变,社会激励机制没有建立或者尚不健全,那么,缺乏激励机制的社会就难以持续发展。

“人才评价体系僵化单一”的原因在哪里?对此,人们也不妨设问:如果真要建立一个丰富而多元的人才评价体系,其梗阻可能在哪里?前不久,茅台集团总工程师、首席质量官进入2021年两院院士候选人拟推荐名单的消息曾引发舆论热议。实际上,在院士标准问题以外,人们也不禁要问,堂堂的茅台集团总工程师、首席质量官为什么非要往院士堆里挤?难道声名赫赫的茅台集团的总工程师和首席质量官的头衔所拥有的社会评价还不够吗?

而这些问题也正说明,“人才评价体系僵化单一”与社会心理和观念尚未多元化紧密相关。像“两弹一星”那样一面世就可立竿见影地提高国力的项目,当然应该得到相应的社会评价,但是,上述信中所列举的解决了“卡脖子”问题的科研人才,也应得到相应的社会评价。只不过,这个评价应该是多元的,也应该是更具专业性的。如果这个评价还是在原有的“僵化单一”的体系中实现,那么,这就无疑会加剧“内卷”的程度。

来源:光明日报

本文转载于
原文链接:http://kjfwpj.org.cn/industry/599.html

扫码关注

科技服务评价公共平台

010-6880947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kjfwpj@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